第277章 完结(1 / 2)

漫漫后宫路 沈湖 214 字 2021-05-01

七公主如今不过四岁,时常坐在她父皇腿上揪他的胡子。

萧珝对唯一的嫡公主是好的没话说,季研这当娘的自然是乐见其成。

太后从前因着陈宁宁那事,加上时常不在宫中,和季研也没那么亲近了,但面上还是一如既往。季研时常带着孩子去寿康宫,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好了不少。

季研也不求亲如母女,只求过得去就行。

萧珝待她是一如既往,两人也没红过脸。

季研觉得,如此就好了。

裴嫔这几年到也还算老实,去年年底,萧珝给她晋为了从二品的修容。建丰二十年,五皇子也十二了。

他时常在御书房里听萧珝与朝臣议事,耳濡目染下,加上谢太傅教的用心,他本身又聪慧,长进不是一点半点。

不懂时就问,有时提出的见解也是让人耳目一新。

时常出入御书房的朝臣们也赞他聪慧又沉稳。

明明四皇子比五皇子大,但萧珝只时时将五皇子带进御书房,可见他的用意。恰巧这年南方大旱,还发生了小范围的暴乱,萧珝派了五皇子去赈灾平乱。

自是不止他一人,还有些辅臣,随行的还有已经是御前统领的季晨。

季晨身为五皇子的亲舅舅,自然会全力护他。

儿子远行,季研就算知道萧珝会安排好一切,但心里还是难免有些担忧。

索性五皇子一行人离京一个月,将事情办的很漂亮,在南边的百姓中也打出了一个仁善的好名声。季研知道五皇子回来,定是先去御乾宫,便一直坐在重华宫的亭下等着。

她向门口张望着。

夕阳漫天时,金色的光辉洒满整座宫群。

季研就见长相十分相似的两位男子一起走进了重华宫。

萧珝成熟稳重。五皇子面部虽还有稚气,但行走间已很有风姿,看着就是个清隽又沉稳的少年郎。

他走路也是不疾不徐的,跟在萧珝旁边也没有丝毫暗淡。

两人的眼睛真是如出一辙。

季研笑着起身,五皇子一月不见自家娘,还是很想念的。

他眼中有濡沐,“母后,儿子回来了。”

季研笑着替他理了理衣摆,“黑了不少。”

五皇子笑了笑。

萧珝见这母子二人眼中就没了别人,咳了咳,淡淡问道:“瑾儿与朕的珺珺呢?”

季研笑道:“他们两个去侯府玩了。”

季沐的长子毅哥儿是七皇子的伴读,也是常常在宫里的,和七皇子是一起玩耍的小伙伴。

七公主和侯府的嫡女晴晴也是很好的朋友。

宫里他们都呆够了,如今两人在侯府乐不思蜀。

三人一起用了膳,五皇子用完就回了福文宫。

他知道父皇有时都嫌他和弟弟妹妹们碍眼。

萧珝道:“东宫也该修缮了,朕要立珣儿为太子了。”

季研内心竟毫无波澜。

这么多年下来,她早有预料,根本没什么好惊奇的。

萧珝打量着季研,这人也三十出头了,可根本看不出来。

身量依旧纤纤,皮肤依旧白皙剔透,哪里像生过三个孩子的人。

他摸着自己的胡子,仿佛只有他在慢慢变老。

五皇子赈灾回来后,又写了一份关于兴修水利,完善农业灌溉体系的文章。还提出几年内开凿运河,来沟通各大水系用以预防灾害的意见。

五皇子这篇文章,有些提议细节还没那么成熟,毕竟他看问题还没那么全面,也不是专业的。

但若要补充完善,好好落实,也是利国利民。

萧珝看完,龙心大悦。

早朝之上将这奏表给群臣传阅了一遍。

本身立五皇子为太子的呼声就很高,如今更高了。

又过两月,东宫也修缮好了,萧珝立五皇子为太子的圣旨就下来了。

庆安宫里,陆妃神色淡淡的。

若说她自从养了四皇子,心里没点别的想法那就是虚伪了。

可这些年下来,她不服气不行啊!

皇后太稳了呀。

皇帝一宠皇后就是这么多年。

五皇子是嫡出,皇上又偏宠皇后,她要如何做才能争的过?

不过,如此也好。

四皇子在皇家玉蝶上是她的亲生子嗣,以后她也算是有靠了。

就是可怜了那些进宫许多年,还没诞下一儿半女的人。

建丰二十三年冬,太后薨逝。

她薨逝前,给年仅十一岁的九皇子指了陈家的姑娘。

季研心想,若是陈宁宁还活着,不知是否对这桩婚事满意。

太后薨逝前,季研在近前伺候了一个多月,做足了一个好儿媳的样子。

太后走了,萧珝也低沉了半个多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