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旁的郑多多急忙解释“离开帝都前,铁头说得买一些野外生存探险的设备。我们绕过去买,在人家差点儿关门前冲进去,然后扫荡了大概半家店。”

“有先见之明,不错。”薛凌赞道。

郑小异疲倦依偎在薛桓的怀里,低喃“多多,铁头,让你们跟着担心,这么晚还得跑一趟。”

“咱们是一家人,不用说这样见外的话。”郑多多叹气“姐,你要不闭眼睡一睡吧。天快亮了,你们忙乎了一天一夜,赶忙睡一睡,晚些时候才有精神去找小越他们。”

郑小异流着泪水,低声“我睡不着,整个人好像快崩溃一样。”

陈新之淡声“孩子还需要你去找。为了孩子,你不得不坚强撑住。现在天还没彻底亮,我们做不了什么。养足精神,晚些时候才能去找人。”

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。只有让孩子刺激她,才能最有效果。

果不其然,郑小异擦去眼角的泪水,裹着毛毯闭上眼睛。

薛衡想起什么,张望车里的最后一排,发现程天芳歪倒在座位上一动不动,貌似睡着了。

他低低叹气。

薛凌也早就累坏了,裹着毛毯睡在程天源的旁边。

陈新之回自己的车里睡,郑多多则坐在姐姐的身边守着。